您的位置: 绥化资讯网 > 时尚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418章 田村

发布时间:2019-09-25 16:33:52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418章 田村

北川晶子离开酒店后给雅子去了一个后就先行回去皇宫。

她已经转达了雅子的意思,至于楚天最后要不要去拜祭一下断水结衣那就是楚天自己的事情。

回到了皇宫,北川晶子准备巡查一下就去休息,但还没有去准备寻常一下一个半老头就迎面走来。

见到老者北川晶子保持着客气:“田村先生!”

田村是天煌近两年培养起来的亲信,虽然在皇宫之内没有什么实权,但是因为是天煌身边的红人,因此哪怕北川晶子见到,都是客客气气的。

田村意味深长看了北川晶子一眼,眼神在她那丰满的位置稍作停留才移开了目光。

说道:“天煌想要见你,在正殿!”

北川晶子自然察觉到了田村看自己的眼神不对劲,要不是她是皇室护卫队长的话,田村早就把她给丢到床上去了。

不过听到天煌要见自己北川晶子还是有一些奇怪,现在都已经凌晨,年老的天煌应该早休息才对,怎么还会没有休息呢?

但这种事情田村也不敢撒谎,北川晶子点点头就跟随着田村往正殿走去,也在心里想着天煌到底找自己做什么,想了一下最后猜想估计就是今天晚上她去见楚天的事情了。

来到了正殿,周围都有皇室护卫看守着,北川晶子整理下自己就正色走了进去,见到坐在那的天煌,躬身道:“天皇陛下,您找我?”

满头白发已经沧桑的天皇睁开了眼睛。

而随着他睁开眼睛的那一刹那,原先给人的老态感觉荡然无存,有的只是一种威严和不可侵犯的气势,也让北川晶子更加的低下头去,不敢去看一眼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418章 田村

艘仇远科独敌学陌阳我冷故

田村感觉走过去搀扶着天煌站起身来,北川晶子没有看也知道什么事情,对于田村的行为掠过一丝鄙夷。

天煌老了,但是绝对还不到需要人搀扶的程度,她有时候巡查岗位的时候,还能见到早起的天煌打拳的情形,王者已老,但声威犹在!

“晶子!”

天煌在田村的搀扶下走了下来,从北川晶子的身边走过去之后停了下来,问道:“你来到皇宫,多少年了?”

北川晶子低着头不敢转身,回道:“晶子从三岁开始被送进皇宫,之境已经二十四个年头。”

天煌微微点头,眼神中掠过淡淡的色彩:“二十四年,也是皇宫的老人了,我记得小时候你也算是陪着雅子一起成长的人,算起来和她的关系也还可以,但雅子终究是犯过错误的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北川晶子眼神一凝,瞬间明白了天煌的意思。

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晶子只是遵从皇室命令,雅子殿下要我做事,晶子不敢不尊!”

艘不不地鬼敌恨接阳球故陌

天煌让田村退下去点,自己走到了北川晶子的面前,伸出手来以不可抗拒的态势把她拉了起来。

声音低沉:“我没有说你错,只是希望你明白,雅子对于楚天已经是一种畸形的恨意,皇室已经很虚弱,我们没有多少力量可以和楚天死磕,以后雅子让你做什么,你多留个心眼,不能让她把皇室拖入万丈深渊了。”

艘科不仇鬼结察陌孤太球技

“如今的楚天,哪怕没有天藏大师的召令,在东瀛也可以肆虐皇室无数次。”

北川晶子不跌的点头:“晶子明白!”

后仇科地酷艘术接冷所情故

天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走回去坐下,居高临下的盯着北川晶子。

置身于天煌的目光审视之下,北川晶子紧张的额头上都出了汗水,心里也多了许多的忐忑和紧张,生怕天煌看出来一点什么,毕竟她收了楚天不少的钱,也出卖过皇室不少的秘密。

“说说吧,雅子叫你去找楚天,做什么?”

天煌在北川晶子几乎虚脱时收回了目光,淡淡的出声:“她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想要针对楚天?”

北川晶子不敢有丝毫的隐瞒,回道:“雅子殿下知道楚天来到了东瀛后就让我去找他,告诉他断水结衣的安葬之处,说如今的楚天不管是在身份手段还是其他的,都已经不是她可以对付的,但是输给楚天她不甘心。”

“而能击败楚天的,如今除了脆弱的感情之外,已经没有办法了。”

天煌眼里闪过淡淡的色彩:“然后楚天怎么说?要去拜祭一下断水结衣吗?”

北川晶子一愣,不知道天煌怎么会关心楚天是不是会去拜祭断水结衣,但还是老实的回道:“没有明确的表示,但我相信他肯定会去看看,说等他需要的时候再联系我。”

“哦!”天煌微微点头,站起身来:“那你就等着他联系你吧,另外没有什么事情多陪陪雅子,要是她有什么异动的话,把真子带回皇宫,知道没?”

北川晶子没有问为什么,点点头:“明白!”

结科不仇鬼艘球所闹结地学

随之毕恭毕敬的离开了正殿,偌大的殿内只剩下天煌和田村!

“陛下!”田村收回了看着北川晶子离去的目光,面对天煌低头道:“雅子殿下到底想做什么,难道还想对楚天来上一次袭杀吗?上一次的袭杀就让她输掉了一切,要不是你在天藏大师哪里跪求,雅子殿下已经早已经死去。”

艘不科仇鬼艘术接闹学冷接

“她要是再有什么不恰当行为,天藏大师那边?”

天煌慢慢的走下来一直走到了大殿的门口,目光深邃看向远方的黑夜,良久才淡淡的开口:“以前的楚天还不足以威慑整个世界,如今的楚天已经具备威慑世界的手段,大师还会为一个比之他还要强大的人,提供庇护吗?”

后科仇科方结察陌孤仇所技

脸上的皱纹都聚到一起一般:“不过知道楚天是个重感情的人,这是一件好事,一个重感情的人,才可以找到弱点,一个无情的人虽然不长久,但却可以在最短时间内,崩灭我们!”

“田村,你觉得雅子现在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田村双手低垂站在天煌的身后,闻言认真的思虑了一番。

良久才回道:“雅子殿下曾经存在的意义那就是皇室的希望,不输于任何的皇室男儿,甚至可以说更高一筹,但是如今雅子殿下存在的意义,那就是为了报复,为了看着楚天失败。”

“根据安排在别院的人传来的消息看来,雅子殿下现在生活的所有意义就是靠着仇恨在支撑,我猜想她是在培养真子小姐,扰乱楚天的正常思维,然后一击必杀!”

“只是天煌陛下,我能冒昧的问一个问题吗?这两年来我一直都很好奇。”

“是这样的。”田村这才继续的开口:“当初雅子殿下以自身来做引子想要害死楚天,但是失败了,那个真子小姐,真的是楚天的孩子吗?”

刚问出声来,天煌就忽然的转身,盯着田村:“有些东西我会告诉你,有些东西你不该问,只能说真子是未来崩灭楚天庞大势力的关键。”

“你不需要去管其他的,只需要安排好接下来我交代你的事情,看好雅子就行,晶子和雅子一起长大,我不相信她。”

“哪怕雅子身死,真子都不能出事,要是真子有什么变故,我会要你脑袋。”

田村吓的脸色多了苍白,连连的点头,直到天煌转身离去才站直了身子,摸了一把额头,已经被冷汗打湿,同时心里也有一些惊惧,从现在的种种迹象看来,真子很大可能是楚天的孩子,未来以此让华国和楚天自相残杀吧?

艘远科仇鬼孙恨接冷阳独

眉头掠过一抹锐利,田村转身离去,但是心里始终还是刚才和天煌的对话。

而真子是否楚天的孩子,恐怕只有在皇室研究所才能得到有效的证据,想要从真子的身上下手,那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且不说雅子那里不会让人成功,单单天煌也不会让人成功。

路途之中掏出了发出一条消息,田村想要知道真相,不然会十分难受,是时候启动在皇室研究所多年的暗棋了。

发出短信后田村就闭上了眼睛,一直到家都很平静,等到他回到房间之后,滴滴的响起,打开看了一眼,田村眼神凝重。

同时拨出了一个。

三十分钟后,任老爷子召来李宝国,说道:“明天赶到东瀛,告诉楚天,真子,或者死,或者带离东瀛!”

神色掠过淡淡的无奈:“这是国家,最大的让步,他自己看着办吧!”

鹤岗治疗性病费用
鹤岗治疗性病医院
鹤岗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鹤岗治性病好的医院
黄冈好的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