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资讯网 > 娱乐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宗门百态

发布时间:2019-09-13 20:03:36

诸天我为王 正文 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宗门百态

“初生牛犊不怕虎,有自信是好事,但太过自负,只是伤害自身。”

听到这样的话,有师兄摇了摇头,连去观看的兴趣都没有,严百川一招就能杀了他!

有弟子却大笑地说道:“走,去看严师兄虐人去,长河宗的人不知死活,竟然敢挑衅我们观海仙门,活得不耐烦了!”

这样的消息,也一下子传到了观海仙门的一些堂主的耳中,有堂主则是摇头说道:“这是胡闹!”

也有堂主别有用心,淡淡地说道:“说不定,这事情是一件好事”

“杀了一个废物,没什么意思,但是,长河宗的无知小辈挑衅我观海仙门,有辱我观海仙门,闹大了,可是要赎人赔罪!”

这样的话,让一些执事堂主不由目光流转,长河宗已经没落了,但是,它曾经可是第一宗门。

传说,长河宗还拥有无上秘法,对于那位无名剑仙的传承,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三尺,早就有人虎视眈眈了!

对于今天的观海仙门来说,就算是堂主出手,说不定都能从长河宗中夺到秘术。

只不过,对于长河宗的事情,观海仙门的掌教从来没有表态过,门中的长老也对这事保持沉默。

否则,掌教一声令下,说不定早就有人动手去抢长河宗的秘术,更别谈通婚之事了!

在观海仙门的一些中高层各有心思的时候,江河已经站在决斗场中了。

不少观海仙门的年轻一代弟子都冲过来,凑凑热闹。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宰杀江河这样的废物,那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很多年轻一代的弟子,只是想看一看严百川如何虐杀江河这样的废物而己。

当严百川踏入决斗场的时候,有观海仙门的弟子大叫说道:“严师兄,一刀把他砍成两半!”

也有弟子大叫地说道:“一刀斩了他,那太便宜他了,出言我观海圣女,侮辱我们观海仙门,应该先一刀一刀地割了他的肉,将他千刀万剐才是!”

特别是观海仙门当代圣女沈青衣的爱慕者,听说江河出言辱沈青衣,更是愤怒的恨不得把江河折磨致死。

“犯我观海仙门者,虽远必诛!”

“师兄,挖了他的眼珠子,再割了他的舌头,将他做成一个废人,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也不能!”

“严师弟,不急着杀死他,先斩了他的手脚,让长河宗来赎人,让东域的的人都知道,与我们观海仙门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

一时之间,观海仙门的弟子叫嚣不断。

在他们眼中,江河只不过待宰羔羊而己,任由严百川宰杀。

在决斗场中,江河看了严百川一眼,说道:“你们观海仙门的弟子都是软蛋,只敢说,不敢动手?”

“小子,老子一刀就把你砍死在地上!”严百川脸色一冷,森然地说道。

江河根本就没当作一回事的模样,悠然地说道:“要动手就快点,别浪费时间,我没工夫给你耗着。”

说着话,他已经是左手握着斩天剑,直指严百川,说道:“上来,领死。”

“你找死!”

江河如此的邈视,把严百川气的脸色涨红,他乃是一个如龙天骄,今天竟然被一个垃圾看不起!

狂怒之下,一刀破空,势如奔雷,凌厉霸道,直刺向江河的心脏。

这一刀充满了严百川的愤怒,天地怒号,席卷出让人心颤的可怕旋风。

“垃圾,去死吧你!”严百川一刀刺进江河的心中,脸上冷笑连连。

这一刀太快了,玄奥无比,根本看不清它的诡异。

观海仙门的弟子看严百川一刀刺穿江河的胸口

,都不由为之喝采。

“不要!”

在严百川的宝刀刺穿江河胸口的的时候,韩云枫终于把莫堂主拉来了,莫堂主远远看到江河胸口被刺穿,大叫一声!

突然,一道道血光闪烁起来,瞬间切过了严百川的身体。

当血光消散的时候,严百川已经躺倒在地,他的身体已经被切的七零八落,摔在地上,鲜血流得一地都是。

“不要,要,要……”莫堂主赶来欲救人,但是,一到决斗场,这话是嗄然而止。

严百川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死的。

他又怎么知道,江河的“闻风剑”乃是曾经被无名老鬼寄予厚望的剑法,就算是在真武界威名不扬,也是可怕到无与伦比。

至于可怕的什么程度,恐怕也只有江河自己知道了。

更可怕的是,江河已经于昨日领悟了剑法的最终极奥义。

威力,比之神门十三剑,只强不弱!

轻视江河的严百川在大意之下,根本就躲不过这玄奥无双的剑法!

一剑致命,这是江河以一命换过来的。

众人的目光中,他的胸口,也被一刀刺穿。

就在众人以为而这同归于尽的时候,江河被刺中胸口的身形微微一晃,化作烟尘,消失不见。

另一边,有少年倒提长剑,面容如水,丰神如玉,胸口哪里有长刀刺破的样子。

刚才严百川刺中的,竟然只是一个残影!

一时之间,整个决斗场是一片寂静。

霎时间,所有的嘲笑声是嘎然而止,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

韩云枫嘴巴是张得大大的,他拖来救兵,就是要救江河一命。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江河竟然一剑把严百川分尸了。

用武技杀死拥有秘术的强者,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江河是绝代天才,但是,江河却偏偏连个人才都不算!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江河看了众人一眼,遗憾地说道:“看来我还是差了点,否则,他连我的影子都碰不到!”

“这……”韩云枫的嘴巴可以塞得入一筐鸡蛋,久久合拢不了。

一剑把严百川分尸了还遗憾,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这已经超过了他的常识了。

至于观海仙门在场的弟子,更是全都傻了,呆呆站在原地,一时之间都回不过神来。

严百川可是他们观海仙门的门外弟子中的天才,人称小刀圣,更是半步天魂境的高手。

此时,这位只需半步,便可踏入天魂境的高手,竟然被对方一剑分尸了,这样的视觉冲击,让他们无法回过神来。

莫堂主是最先回过神来的人,他沉声说道:“我们走!”

说着,大袖一挥,裹挟着江河转身就走。

“我也走!”韩云枫回过神来,也不敢久留,立即跟着他师父离开了。

莫堂主带着江河一回到小院,什么话都没有说,坐在椅子上,久久发呆。

此时他已经没有心思去想江河是怎么样杀死严百川了。

因为杀死了观海仙门的弟子,这已经是闯下大祸了!

“这,这,这不可能,闻风剑只是下等武技,怎么可能杀死那样的高手。”韩云枫低语不断,显然还纠结刚才的事情。

事实上,韩云枫以前也看过闻风剑,那只是下等武技而己,他根本懒得去练。

“那只是因为你没有悟透而己。”江河躺在玉床之上,惬意而闲定。

当然,现在长河宗的闻风剑秘籍有所缺,完整的剑法与所有的奥义,在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如果是在这之前,江河说这样的话,韩云枫一定会认为江河疯了,口出狂言。

韩云枫虽然不是什么天才,但是,他的资质还是可以的,不然,他就不会成为有现在的成就了。

他曾经翻阅过闻风剑,在他看来,此剑法中不过是普通下等武技而己。

今日,在江河手中却有着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

江河这样说,这让韩云枫都不是十分相信,但是,眼见为实。

他都忍不住说道:“武技再强,也无法与秘术相提并论,武技,只不过是旁支末稍而己。”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他自己都不是很相信以区区的闻风剑法能把严百川这样境界的修士杀手。

但是,这件事乃是他亲眼所见!

对于韩云枫的不相信,江河也没有多解释,只是云淡风轻的道:“这要看是谁的武技,谁的秘术!”

韩云枫当然不知道,闻风剑法虽然出于凡俗之间,但后来却被无名老鬼亲自推演了许多次。

此剑法无法与秘术相比,但是比普通的秘术,那绝对绰绰有余。

若是修炼到极致,领悟了剑法奥义,就算是再强大的秘术,也可以试上一试、

韩云枫惊疑不定,如果在此之前,他一定会认为江河是狂妄无知。

现在看来,江河根本就不是什么狂妄无知。

他那不经意的举动,已经足够说明他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这让韩云枫不由古怪地看着江河,他韩云枫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可以说观颜察色,揣摩人的心思是有一手。

但是,眼前十几岁光景的江河,一时之间让他摸不透。

十几岁的江河,这样的年纪,在长河宗只不过是刚入门没多久的弟子而己,这样的弟子,最是热血冲动。

然而,十几岁的江河,却八风不动,静水深流,给人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几天之前,江河还执师叔祖的无名铁牌成为了长河宗的少宗主,资质平平。

别说是八大长老,就算是他韩云枫都觉得江河没有什么前途之辈。

一开始接触江河,他甚至觉得江河有点发傻,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狂妄自大,无知无畏。

但是,后来知觉,与江河这几天的接触看来,在他看来是狂妄无知的事情。

而江河看来,似乎是理所当然!

在韩云枫惊疑不定的时候,而他师父莫堂主一愁莫展,杀了观海仙门的弟子。

而且,严百川还是许护法所倚重的弟子,这简直就是为长河宗招来灭顶之灾!

“大祸临头了啊!”

莫堂主措手无策,说道:“测试之事,就罢了,我们回宗门!”

此时,他们三个人在观海仙门,那简直就是身处龙潭虎穴!

他们三个人,根本就无法与观海仙门这样的庞然大物相抗,现在莫堂主只有一个念头,逃!

逃离观海仙门,逃回长河宗!

突然,一道声音响起。

小儿咳嗽吃什么药
孩子干咳比较厉害什么药效果好
宝宝发烧反复
宝宝老是消化不良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