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资讯网 > 游戏

墨匠途 第十五章 前往元杨郡 未完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3:02

墨匠途 第十五章 前往元杨郡 未完

“上好的白菜,便宜卖喽!本地白菜,绝对新鲜!”

“猪肉!实膘的猪肉!三文钱一斤嘞!”

“瞧一瞧看一看了啰!铁头碎瓦砖,胸口碎大石,独角立竹竿!亮爆你们的眼球!各位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了!”

……

一行四人终于进入了元杨州,而到达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元杨州边境的柳河县。因为是边境地区,而墨者一般集中在州的中枢,所以这个地方的民众无一不是芥子,正因如此,这个地方就没有受到墨者戒律的束缚,喧扰嘈杂,各处吆喝声不绝于耳,热闹非凡。

季霖已经恢复了元气,走在这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好整以暇地左顾右盼,感慨道:“这就是山下的尘世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人。”

“而且他们的着装就不像墨者那样清一色全是黑的,芥子的贵族有五颜六色的绫罗绸缎,民众也有五花八门的粗布麻衣。这里比起本少爷的家族看上去养眼得多!”出身大世家的柴乐也在后面补充道。

他从南海马不停蹄一路来到乌云山,几乎没有闲暇去观赏沿途的风景,此时此刻来到这么个闹市,还是像散步一样走着,他也不禁羡慕起这些芥子来了。尽管他们不能穿黑色的衣服,可是黑色之外的颜色实在是多的数不清,从这方面看,墨者还不如这些芥子自在。

仍旧爱不释手抱着他那傲娇的xiǎo狐狸的游风却颇为得意地捻了捻眉毛,无限怀念地道:“嘿嘿,在贫道那边,道士们的着装可就是形形色色的了。不同山门的道士所穿的道服也不一样,而且不论是哪个山门,不同颜色的道服就是身份的象征。贫道则是道袍。除此之外,所有的道士都有戒衣,贫道也有,不过当时还在东域,戒衣可是只能在特殊情况才能穿的。但是在结界外……”

一想到自己穿戒衣时那帅气的模样儿,游风又是一阵得意——道袍和戒衣完全是两码子事嘛!穿着戒衣甩符箓,别提多潇洒了!

“戒衣是什么样子的?”两人一听,来了兴趣。看xiǎo道士那一脸嘚瑟样儿,一定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游风神秘地一笑:“等会儿贫道就穿给你们看,不过现在不行!”

“切,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一件衣服嘛。”柴乐耍起了他的少爷脾气,一副“我不在乎”的表情,但是他那“真的很想知道”的眼神明显出卖了他。

季霖倒是无所谓,他自己也曾经是芥子,那些芥子穿的衣服他又不是没穿过,可是他当时却是以墨者为目标,对于这些黑色以外的衣服不屑一顾。如今终于成了墨者,穿上了黑衣,瘾都还没过足,怎么会对别的感兴趣?

“到了。”一直沉默着的墨牙终于发声了。

众人转过身,只见面前是一家客栈,匾额上写着“老吉客栈”四个大字。走进去,掌柜的是个xiǎo眼睛的老头儿,戴着一dǐng招财帽,衣服上的纹饰莫非钱币,金光闪闪,配合他那浑圆的大肚子,就是个滑稽可笑的守财奴。

不过这个掌柜的心理素养还不错,看见他们四个中有三个墨者,也是不为所动,板着一张油光满面的老脸。墨牙抛出一袋钱币,冷淡地对掌柜的道:“两间双人客房,住一晚上,钱不用找了。”

掌柜的打开袋子,两眼立马就发直了,xiǎo眼睛金光闪闪,态度立刻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咧着大嘴,笑容可掬,又扭头吆喝:“xiǎo二,领着四位客官到二楼天字号客房去,两间,手脚麻利diǎn!”

他那张老脸笑起来就像一朵绽放的菊花,让人看了心里发麻。又好似生怕这位大主顾反悔,急忙把劈手钱揣在自己兜里了,动作之快,就连xiǎo狐狸也目瞪口呆了:这真的只是普通人吗?

“客官,请!”殷勤的xiǎo二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招呼大家上楼。三个xiǎo伙子又回头看了看那个掌柜的,只见他又将袋子拿出,把钱倒出来一边细数,一边飞快地拨着算盘

墨匠途  第十五章 前往元杨郡 未完

,口中叽叽咕咕,而且还频频露出猥琐的笑容,让三人着实起了鸡皮疙瘩。他算账的速度很快,拨算盘的手也快得看不清楚,只见短短的时间他就数过了钱,又提笔飞快地在账本上画了两笔,最后将这些钱币统统丢进了放钱的抽屉里。

墨牙已经到其中一间房里睡午觉了,而三个xiǎo伙子就都跑到另一间客房里唧唧喳喳地摆起了龙门阵。

“刚才那个掌柜的动作可真快。你们有没有谁看清楚了?”

“道祖无上,根本就看不清啊!师尊説得对,真正的高手在民间!哪怕是普通人,他们的特殊本领也是不可xiǎo觑的啊!”

“还好吧,我爹説过,于芥子来説,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掌柜的速度肯定是长年累月练出来的,还有他的算术也挺厉害,我都想做他徒弟了。”

“钱有什么重要的?少爷我有的是钱!而且本少爷的画价值连城,不愁没钱花。钱是王八蛋,花光再去赚呗!”

“兄弟,注意,你是墨者,而我刚才説的是芥子的俗话。芥子和墨者能相提并论么?”

“不过钱真的没啥用吧?贫道那边都是用仙石来交易,仙石还可以用来修炼和列阵,可是这凡人的金钱又能用来做什么?”

“钱币是一种艺术品,用来交易就是亵渎了艺术,它们应该被珍藏起来。尤其是以前的古币,那形状美得无可挑剔!”

……

三个无聊的xiǎo伙子居然还聊起了金钱观,回答一个比一个奇葩。不知不觉天色就渐渐晚了,享受了一顿掌柜的特别照顾之餐后,吃饱喝足的众人无心游逛,索性就回自个儿客房,坐在自个儿床上,打坐修炼起来。

当然也有例外的。体质特殊得妖孽的季霖又有了圆珠子的帮助,根本就用不着修炼,他唯一可做的就是继续按照第二重《风穴经》的顺次一一打通穴道。其实人体共有一百零八个要害穴,季霖已经通了的是三十六门死穴,第二重就是要把另外七十二穴打通。

经过与拓跋荒一战,他的实力又提高了许多,如今已经臻至墨盈境了。他的打坐一向是三天打鱼,两天晒,今天开穴了,不代表明天他也会打坐冲穴,而今天他能够老实坐着冲穴,已经是相当稀奇了。当然用他的话来説,他打不打坐明天都会有穴道被打通,自己打坐纯属无聊。要是每次出来都累得半死半活的段天寒知道了他的心思,怕是要气得吐血。

一个有道德修养的人不会首先动粗,拳头是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能亮出来的。俗话説得好,君子动口不动手。不过在后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季霖的确是只动口不动手,但是他一动嘴皮子,就有人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不过那是后话了。

黎明时分,季霖才睁开了眼。他又想起了和拓跋荒的那一战。自己好像最后将拓跋荒一招给葬了,但是自己却完全不知道,按理来説,既然杀了人,就应该会产生心理负担,可是季霖却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不论是正面还是负面,他杀了拓跋荒既没有那种惩恶扬善的快意,也没有双手染血的罪恶感,就如亲眼看见耗子杀了色子,他当时也没有任何感觉,这一次是他自己,却好像有一种拓跋荒并不是自己所杀的感觉。

“管他的,反正当时我也不知情,关心则乱啊。”他干脆地将这个问题抛到九霄云外了。

呼伦贝尔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三亚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湛江性病
郑州银屑病医院手术价格
西安莲湖生殖医院是哪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