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绥化资讯网 > 体育

俺是一个贼 第十五章 欠了十年的承诺(上)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2:05

俺是一个贼 第十五章 欠了十年的承诺(上)

黎明前那黑暗的天空,正如泼墨遇水般的悄悄退去,亮光如白练似地在远处的天际豁然而至。在110手村外那片被玩家们称之为强盗鼻祖的区域边上,慕容小天正**的盘膝坐在地上。当然,也不是裸,至少还有一条窄窄的内裤。

昨天,从老矿工那儿忽悠来血眼石的那份喜悦,已经被马头怪折磨的消失殆尽,趟满汗水的胸膛随着粗粗重重的喘气声上下起伏。

“妈的,又是两次,难道已经是极限了?”慕容小天死死盯着不远处那二十几只马头怪很咬牙根。昨天因为老矿工的缘故,耽误了不少的时间,使的自己不的不改变计划吃了晚饭来上通宵。十多个小时的苦斗,战果和头一天还是一样,挂了两回。

汗水顺着额头流进眼眶,灼热的不适让慕容小天眼睛微闭。伸出手擦去一脸的汗水,手背不凄然地划过那条醒目的疤痕。微微停顿的一瞬间,记忆如抽丝般的让心脏产生一阵痉挛。往事慢慢模糊了眼前的视线,一片沉睡多年的景象浮现出心头

“碰”十七岁的慕容小天一拳砸在桌上,恶狠狠的说道:“你们不要再说了,这个活我接了,谁要再跟我争我跟他翻脸。”

破旧的方桌因猛烈的震动而微微颤动,昏暗的灯光使慕容小天清秀雅致的脸,在香烟弥漫的房间中显的有些狰狞。

“那,还是让关老大决定吧,”坐在慕容小天对面的鄂鱼,端起桌上的酒碗一口喝干,低着声音缓缓地说。

桌子上凌乱地放着些碟碗,除了慕容小天和那个叫鄂鱼的瘦子外,还坐着一个头发披肩满脸胡须的大汉和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

听了鄂鱼的话,几人都把目光看向不远处那张破旧的沙发上。

穿过昏暗的灯影,只见那沙发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双眼中透出狼一般的凶光与狡猾。**的上身上,纹绣的刺青配和那张深遂的脸显的阴沉。

“这件活由天仔来做,鄂鱼你来配合”,关老大的声音低沉沙哑。

“妈的,好活都给他,老子都已经没钱玩女人了,”光头男子狠狠的猛吸两口香烟,不满的低声嘀咕。

“你***给老子闭嘴,一天到晚除了爬女人,你***还知道些什么?”关老大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光头,眼中散发出凌厉的寒光。

光头男子浑身打了个哆嗦,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海子,你和大光头先忙去吧,我有事情要交代他们,”关老大声音缓和了许多,但还是那么冷。

“哦,”那长发披肩的大汉应了一声,起身和光头离开了房间。

看着两人离开,关老大冰冻的脸上显出了稍许温暖。迈步走到桌前,拿起一瓶开了封的烈酒仰头猛灌。

“碰”,重重地将酒瓶墩在桌上。关老大长出一口气,缓缓坐了下来。

“关哥,来,我敬你,”慕容小天端起酒碗平静地看着关老大。

“天仔,你知道为什么那些要人命的活,我都不让你和鳄鱼去做?”关老大向慕容小天挥下手,示意他放下酒碗。

“知道,你是怕我们背上人命案,在这个泥潭里越陷越深,”慕容小天放下酒碗,望向关老大的眼中,流露出感激的眼神。自从两年前开始跟着关老大以来,关老大确实很关照自己和鳄鱼。

“你知道就好,”关老大点点头,又转头看了鳄鱼一眼:“我们五个人当中,海子是个孤儿,牵挂,又天生的没脑子。头砍了不过碗大个疤。而死光头根本骨子里就是个人渣,***天生的下流胚。至于我?”关老大摇摇头,苦笑地摆出一脸的奈:“至于我?***称的上是罪大恶极,也根本不是个东西。”

慕容小天静静的看着关老大,脸上波澜不惊,没有丝毫的表情。鳄鱼是一脸的阴沉,眼睛深邃的看不到底。

关老大抓过一只海碗,提酒倒满,又是猛的一口气喝干,沉声说道:“海子,光头和我,每个人身上都背着十几条人命债,这辈子算是到头了,不是被人砍死就是***挨枪子,我他***话可说,任命了。可是,”关老大话音微微一顿,声音突然高了起来:“可是,你们两个不同,跟我们不一样。你慕容小天是为了养活弟弟,妹妹,让他们上好的学校,接受好的教育。而你杜明远是为了赚钱医治你那双目失明的妹妹。我关老大不能眼看着你们两个往火坑里跳,”

“关哥,你对我和明远的恩情,我们这辈子都法报答,来,我们敬你,”慕容小天端起酒碗一饮而尽。鳄鱼嘴角微微**了一下,仍是什么话也不说,只是默默的端起碗,一口灌下。

关老大看了两人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微笑,回敬两人一下,张口喝干,开口说道:“这次顾主开价二十万,买对头的一只手。”

“这么高?”慕容小天有些惊讶!

“高?”关老大挤出一丝苦笑,面上显出凝重的表情:“二十万就买对方一只手,可是也要看这是谁的手啊!”

“谁的手?”一直不开口的鳄鱼沉声问。

“胖子李”

刹时,房间里的空气凝结了,充满酒气的房间里竟陡然飙升起一股寒意。

“是他?”慕容小天邹紧了眉头。

鳄鱼也一脸的凝重。

关老大缓缓的点点头,认真说道:“所以,这次你们要做个详细的计划,一定要做到,狠,准,决不能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慕容小天与鳄鱼两人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另外,”关老大见事情已经交代清楚,转变了话题:“这件事情结束以后,你们两个马上离开这里,退出***,去转做正当生意吧

俺是一个贼  第十五章 欠了十年的承诺(上)

。”

“什么?”慕容小天和杜明远两人同时惊叫出声。

“哎”关老大凝视两人半响,长叹一声,奈的说道:“不是我要赶你们走,而是我们的事情已经漏水了啊!”

慕容小天和鳄鱼都沉默了,既然事情已经开始败露了,被警察盯上了。做出这样的决定,也算是好的选择吧!

弥漫着烟雾与酒气的空气中,凝聚着一份沉重,几颗狂野的心,在这冻结的压抑中,骚动不安的,跳动着,跳动着

广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南平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伊春白癜风治疗费用
山西太原白癜风医院在线问答
石家庄爱尔眼科医院可靠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